宠弟光线👾

只想画男孩子的脱力系色情光线#
◇目前只吃ASL(花式搭配食用
◇啥圈都不混/一人乐浪翻天
◇不发图都在失联状态
◇留言外基本社交障碍(丢脸
◇懒惰不靠谱/会散发出没救大叔味
◇废话不是一般的多/却会随时消失

【孤独终老】
◆波特卡斯先生!请允许我上你!……的船吧!!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画的很丑hhhhh……【缩脖子

对不起又是我;;】

是给弟弟的配图;;;天天被投喂结果只画了两张感觉好抱歉hhhhh我旁边是弟弟的📣️年长者的爱📝

是弟弟——————♡♡♡♡♡
准备做挂件>这家伙画的还没搞完【不会上色呜呜…

弟弟非常努力给我过了一个超级棒的生日,老子被刺激了一整天hhhh
感谢的话说不完
好爱他///////////呜呜///……

前面画的挺早了,因为很不满意就没有画了】被弟弟从相册挖了出来hhh
以前的指绘爱丽丝pa没画完!被弟弟把未完成的艾斯当了头像,老子看着闹心,给搓完了还加了滤镜hhhh【深夜打扰

含有私下投喂弟弟的图【有很丑的所以嫌弃没有发hhh还有无聊的坑之类的…投干净重新来

⚠️注意有萨艾

第一张原稿被我删了这是当时发给弟弟的截屏凑个数【槽找半天hhh全都他妈是表情包hhhhhh
最近结业考试很忙!偷懒时间全在和弟弟玩儿!
被弟弟训了!我以后一定努力画画【乖巧跪好x【你他妈快去画点图【好的好的))))

【重发抓个明哥凑数【明哥其实画的比兄弟都早hhhh丑陋人体
再重发老子直播吃屎呸呸呸【打扰了

弟弟的改图!!以后相关都放我这里😏

征求了弟弟的同意!!
要寄给弟弟包裹中的海贼部分!!【从今天开始画hhhh【下次的打电动点图也会跟上;;;⊙▽⊙

emmm有点反光;;饱和度还有点高???直接用滤镜拍的…比原图好看……😢
拍完发现有涂漏的地方补了懒得拍【你

是我俩自设!!我的号怎么能没有我弟弟!!!【超凶超大声
已经删了一张槽好心痛【跪地】

当色情写手和色情画手成为了兄弟【泣了

打扰💦】再跟着转一下ᕕ( ᐛ )ᕗ】
是朋友的图!!会约稿!!
【好羡慕别人这种设计感和颜色吸溜吸溜////

Vitamin-音果:

深夜打卡

无色

是老子弟弟写的♡♡♡♡♡【骄傲抱起举高转圈圈♡♡♡♡♡
【终于看到了连续的!!!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路飞小少年呜呜呜呜OTLLLLLL【随便瞎说的词竟然拼出这么好听的名字hhhh我还以为你真准备取名色情什么的笑死了

北风:


cp:罗路  


注:现代paro  æ ¡åŒ»ç½—x学生路飞  


配合音乐 ï¼šquiet room 饮用更加


前言:  ä¸ä¼šå†™ä¸œè¥¿ï¼Œç¬¬äºŒæ¬¡å†™ä¸œè¥¿ï¼Œè‡ªè¡Œé¿é›·ã€‚


            åå­—是取两位朋友最喜欢的词语,一位是光线老师的“色情”另一个是田中老师的“没有”,然后拼成的词语,这两位老师对我的启发都很多,在此先谢过。


             æ²¡æœ‰å†™ä½œçš„天赋,写出来的东西真的是没眼看,第一次写罗路,对罗的性格和路飞的心理多多少少掌握的都不是很好,ooc的话也很抱歉,憋了三天才写到这里,因为过程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干脆放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更了[]看心情吧果然。


              æ€Žä¹ˆè¯´å‘¢ï¼Œå¸Œæœ›å¤§å®¶èƒ½ç»™ä¸ªå°å¿ƒå¿ƒæœ€å¥½æ˜¯ç»™ä¸ªè¯„价什么的?比较期待(不好意思)希望能看的开心吧,这里的罗对路飞的情感,是说不上来的复杂和单纯,像是猛的喝了口海水一样,呛到的还是自己。


               ä¹Ÿè¯·ï¼Œå¤šå¤šå…³ç…§ã€‚





                                                        æ— è‰²




                                              [像大海拥抱孤岛。]








    0.








    â€œä½ å·²ç»åŠžä¸åˆ°äº†å§ï¼Œåƒæ­£å¸¸äººé‚£æ ·çš„生活。”








    ä»–依稀的记得那天的风很大,光是窗户打开就能让人感到寒冷,阳光永远都照不进这间屋子里来,所以他清晰的记得当他饱含恶意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孩子的反应,那个孩子依旧站在那里,眼光不舍的望着窗外的风景,前一秒还在微笑的眼睛在转向他的时候顿时间变得仓促而呆滞起来,却依旧是很自然的扭过了身面对着他,看着他的眼睛熟练的咧开一个笑来。








    â€œä¹Ÿæ˜¯å‘¢ã€‚”








    é£Žå¹è¿‡çš„时候,他听见那个孩子轻轻的说。








    1.








    ç½—还记得和那孩子刚认识的场景。








    ç»è¿‡å¤§æ¦‚一个一小时的奋斗,他终于能够喘口气从办公台前直起腰,依着背后的靠椅头向后仰去,他也告诉过自己,这样的坐姿是最不雅观也是最不健康的坐姿,对脊椎和脖子的伤害远比想象的要多,他却根本不想再考虑这些,两条修长的腿直接翘到桌子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油兹发呆。








    è¿™å¤§æ¦‚是第三份了吧。








    è„‘子里零零碎碎的想着一些东西,天花板上的污渍不算多,昏暗泛黄的灯吊上去却依旧给不了人温馨的感觉,他突然想起在那所老旧实验室显微镜下的细菌,灯也发着这样的光,显微镜镜片下的细菌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一起,游走在这些表皮或者标本的四周,让人恶心不已,罗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砸了下舌。








    è¶Šæ˜¯æ€è€ƒè¶Šæ˜¯çƒ¦èºï¼Œä»–皱起眉来,眼角的黑眼圈都好像要重一层一样,他确实这段时间很少再注重睡眠,但这也只是单方面的,他又老老实实的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随意的瞟了眼窗外,医务室被安排在走廊的最西头,也就是尽头的位置,为于整个学校的背后面,正好面对着操场的方向,今天是个大晴天,操场上却空无一人,阳光照在密密麻麻的橡胶石子上几乎不透风,光脚踩上去基本都要烫破一层皮,罗就这么无聊的看着窗外,突然对那天的事情多少有些回忆。








    é‚£å¤©çš„场景跟今天也很像呢。








    ç½—总是忍不住这么想。








    å³ä¾¿å¤–面太阳高照热的不行,医务室位于背光面也永远是潮湿和清冷的,同时这也导致屋里的光线一直都不是很好,毕竟是太阳所照射不到的地方,屋里就这么一盏灯,一盏用细棉绳牵起来的已经不再明亮的吊灯,散发的永远只有昏黄的阴暗的光,照在屋子的某个角落或者某个地方,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接受不了如此恶劣的环境,在经历这盏年岁不知道已经多少的灯之后就反而变得习惯了起来,如同面临现在的苦境一样。








    ç½—记得很清楚,那天,那个站在药柜前小心翼翼的惦着脚尖的少年,伸长手臂去够最顶层的药瓶,身后托着好长好长的影子,昏暗的光照打在那个孩子身上,像是长了尾巴的小野兽一样雀跃。








    ä»–很清楚那个孩子够不到药瓶,却还只是敲了敲门框,轻声问道。








    â€œè¯¥ç»“束你的工作了吧?小偷先生”








    çŽ°åœ¨å›žæƒ³èµ·æ¥å´å¯ç¬‘的让人发笑,他当时分明能够感受到那个孩子的恐慌和不知所措,却还是视而不见,片刻后,他看见那个孩子扭过头,伤痕累累的身体并没有阻止他的举止,鲜血从他的身体流出,如同无尽的悲伤总是前进不止,他咧开嘴角回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








    â€œè¢«å‘现了呢。”








    è®°å¿†ä¸­ä»–听见那个孩子这么说道。








    å¤–面的景物依旧没有变化,只有影子在随着太阳的移动而渐渐改变着,他突然想起今天有活动课,学生们这个时候还在上课,他沉了下眸,自讨无趣的又向后仰去,门口却传来了敲门声,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回应门就已经打开了,他已经大致猜到是谁了,于是闭上了眼,任由那个人慢慢的向自己走过来。








    â€œæ²¡æœ‰å›žåº”就开门的话,敲门就不起任何作用了啊,草帽当家的。”








    ä»–缓缓的睁开眼,视野中模模糊糊的能看见对方试图靠近自己的最后一步停了下来,然后一阵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








    â€œæŠ±æ­‰æŠ±æ­‰ï¼Œæˆ‘忘记了,特拉男。”








    2.








    â€œç”¨ç¢˜ä¼æ¶ˆæ¯’,一天三次,连续抹五天就可以了,这期间注意别再乱跑了,如果伤口感染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注意别让伤口提前结痂——如果脓液流不出来的话只会增加病情的严重性,口服药就用免了,不过饮食上也要注意,少吃油腻的,辣的这些”








    ä»–一边说一边思索着,眼神始终是放在对方的伤口上,说到这还是一抬眼眸,眉头一皱,对上了那个人的视线。








    â€œå°¤å…¶æ˜¯æ²¹è…»çš„”








    ä»–特意加重了这句话,看见对方听到这话愣了愣,他便站起身走到药柜前,把包有碘伏的塑料薄膜拆开,取出里面的任何一瓶,再从最下面一层取出一袋棉签,随手扔给人。








    â€œæ€»è€Œè¨€ä¹‹ï¼Œç¢˜ä¼ä¸€å¤©ä¸‰æ¬¡ï¼Œè¿žç»­äº”天就可以了,这是一次性棉签,不能重复使用,要不然还是会感染细菌,用过以后直接扔掉就可以了”








    ä»–换了说法,尽量说的简单明了,像是教导刚学会吃药的小孩一样,虽然即便是这样的说法他也说过很多遍了,他坐到自己的转椅上,转了个圈沉默的与对方对视。








    â€œå°ç“¶100ml的碘伏两块钱一瓶,棉签三块钱一包”








    â€œä¸€å…±æ˜¯äº”块钱”








    ä»–在桌子上在拿过印有学校名字和徽章的单子,熟练的写下药的名称还有价钱,在姓名班级那儿犹豫了一会,抬头等着对方的回话。








    é‚£å­©å­è¿˜ååœ¨ç—…床边,反复还没缓过神来,许久他看见对方在傻傻的听完这番话后,老老实实的掏了掏裤兜,在毫无反应的动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着自己的时候,罗的心里基本就算是吐了一口气了。








    å³ä¾¿éš”着有一定距离,罗也能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毫无愧疚的笑脸有多么灿烂,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办到做了错事还能笑的这么开心的,还是当着自己的面,他只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不光彩,大致要比以往的有些时候还要纠结。








    â€œæ˜¯ä¸€åˆ†é’±éƒ½æ²¡å¸¦å§ï¼Œè‰å¸½å½“家的”








    ç„¶åŽä»–看见对方一副“被你发现了啊”这么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就已经放弃思考了,单子上的姓名又是简单的一划拉,清晰的写着“蒙奇.D.路飞”的名字再次被扔进表面的抽屉里,那里平时都是堆一些有用的材料和小零件,罗这时候却觉得再过一段是时间这里很可能就变成对方的欠账装用箱了。








    â€œè·Ÿä¸Šæ¬¡ä¸€æ ·ï¼Œç”¨è´¢å®ä»˜å§ï¼Œç‰¹æ‹‰ç”·â€








    å¾ˆå¥½ï¼Œä»–听见了久违的一句傻话,并且还是带着笑意的,罗的火险些就要憋不住了。








    â€œå¬ç€ï¼Œè‰å¸½å½“家的。”








    â€œå­¦æ ¡é‡Œçš„药材归学校所有,都是有明确的账单和记录,不属于我个人财产”








    â€œå¦‚果你下一次还不打算带钱来医务室的话,我会考虑你的病情把你妥善的从这个屋子里扔到对面过道里去”








    ä»–显然是有些怒了,说这话的语气相当肯定,面色却是依旧的冷漠,罗总觉得跟面前这个小鬼打的交道越久就越容易失控,几乎看到他的脸有时候就会让自己感到苦恼和无可奈何。








    â€œæ‰€ä»¥ï¼Œé‚£ä¹Ÿè¯·ä¸è¦æƒ¹ä¸€äº›ä¸å¿…要的麻烦,要知道当校医也是很忙的”








    ç„¶è€Œå½“他回头的继续反驳对方的时候,却正对上那张让他烦恼的脸,不知不觉中那个孩子已经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他的跟前,两个小臂搭在椅子的两边,身体向前倾,几乎是用身体把罗困在这里,罗下意识的向后倒,对方也跟着自己的移动而前倾,罗的眉头都要皱到一起去了。








    â€œæˆ‘说,草帽当家的——"








    â€œç‰¹æ‹‰ç”·éª—人"








    ç½—还没能开口,对方便打断了他的话。








    â€œæ˜Žæ˜Žæ¯å¤©æ— èŠåˆ°ç›¯ç€æ“åœºçœ‹çš„吧”








    ç½—没来得及反应,呼吸顿了一下,和对方对视的视线变了点滋味。








    â€çŒœå¯¹äº†ï¼Ÿâ€œ








    è¯´è¿™è¯çš„时的少年的脸上满是笑容,到这里像是猜对了正确谜底的孩子一样笑的更开了,罗注意他脸上有一道小小的伤,在眼睛的左下方,已经起死皮了,笑的时候嘴角会微微的上扬带动着那个小小的伤口一起像是个小笑脸一样。








    â€œä½ æ€Žä¹ˆçŸ¥é“的。”








    "对面的教学楼二楼,如果太阳光不是很强的话,很清楚的就能看见特拉男在干什么。”








    å°‘年终究是笑着松开了把手,像是展示什么伟大的成果一样,得意洋洋的说道,脚尖踏在地上也在转着圈一样,他在罗的对面坐下,曲起来腿,原本被短裤遮住的膝盖就暴露无遗,几乎是破了整整一层皮,粉红色的肉暴露在表面,覆盖着一层紫红色的有着浓浓酒精味的碘伏。








    â€œè€Œä¸”特拉男总喜欢盯着操场的最北头看,我说的没错吧?”








    å°‘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罗,在等一个结果,但他相信自己说的肯定没错,那个得意洋洋的笑容多少让罗有些无奈。








    â€œçª¥çªƒåˆ«äººçš„日常生活?我能告你偷窥吗,草帽当家的”








    â€œçœŸç‹¡çŒ¾å•Šï¼Œæ˜¯ç‰¹æ‹‰ç”·å…ˆé—®æˆ‘的吧。”








    ç½—叹了口气才说道,他看了眼坐在对面的人,占有泥土的白色衬衫已经脏到不能看了,却依旧是紧紧的贴在他身上,领子窝在衣服里,上面有着好几个黑黑的指印,原本还算白净的脸上却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边还留有刚刚残留下来的血渍,只有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还算黑的很彻底很干净,罗总感觉自己对面坐着的是个不择不扣的小怪物,一个不会吐露人话的只会嗷嗷叫唤,不会害怕受伤也还不在乎自己外表的小怪物。








    ç½—坐直了身子,他的鼻腔里还满是酒精的气味,伸手去揪对方的领子,再熟练的把它们整好,这样黑手印就藏在领子内面的那一侧了,外面那一侧还算是干净,罗注意到少年的唇,干裂的不成样子,咧开了一个个小小的口子,干涸的像是沙漠的表面,罗用大拇指蹭着少年的下唇,那些冒出头的死皮像刺一样的扎手。








    â€œåˆ«ç®¡é‚£ä¹ˆå¤šé—²äº‹ï¼Œè‰å¸½å½“家的”








    â€œè¿˜æœ‰ï¼Œå¤šå–æ°´ã€‚”








    2.








    ç½—和那孩子的相遇不是巧合,但却不能算是好的时机。








    é‚£æ—¶å€™ç½—刚拿着这所学校的就职通知书,整理好了就来上班报道,这封就职书过的很快,却不足以使罗开心,他依旧是冷着那张万年不变的脸,整理好了自己的行装就搬到离这所学校很近的学区楼上班,一个从医学院成功毕业,且所学的科目是[外科]而不是[校医]这门富有神圣色彩的毕业生会想什么呢?所以罗来到这里的那一刻,都预告着这里的一切都将步入不幸的阶段。








    åªæ˜¯é˜´å·®é˜³é”™çš„在这里上了班,很快就能调到医院里面去的。








    å³ä¾¿ç½—每一次都这么说,但看到原先是废物库的脏兮兮的屋子,以及暗到几乎看不到东西的灯光的时候还是险些就砸了酒精烧了这里,这里的医用设施不全,只有一些学校进来的药和一个简陋的长桌子是用来办公的,以及两张破破烂烂的从旧宿舍抬过来充当病床的木板床,铺上褥子枕头以后勉强还能看得过去,药上也只有简单的救急用和平常用的药剂,比如感冒药和碘伏棉签之类的,除此之外校方还会闲的蛋疼进一批叫[维生素]的糖果,说是学生喜欢吃,可以高价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比如退烧贴,蜂蜜这种价格昂贵却没有任何医用价值的东西。








    ç½—那时候就很鄙视的想,幸好自己不是牙医,要不然这里的学校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他还真的不知道,基础的药物有时候都供应不上去搞一些花里胡哨的,退烧药居然除了头孢以外就没得选择,罗简直要头疼死,要知道这种特效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用的,如果过敏或用了身体不适都是个大麻烦,于是他当机立断的减少了退烧贴的进货数量,改进布洛芬和尼美舒利胶囊。








    è‡³äºŽé‚£äº›å¥‡å¥‡æ€ªæ€ªçš„糖,罗倒是没管,平时放在柜子的最上面,防止学生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偷拿。








    äºŽæ˜¯é‚£å­©å­å°±æ˜¯ç½—逮住的第一个偷糖贼。








    ç½—那时候出去进货,进货在每星期四的下午三点钟会来送一次货,罗在那个时候就会亲自下去取货并把货搬上来,只有那次罗在下去的时候忘带了外套,回来拿的时候就跟这个少年撞了个正着,罗到现在还记得他的反应,因为他头一次见到一个贼被抓了还能笑成那样。








    ç½—本来想着交给教导主任或者他的班主任处理,可那孩子一听“斯摩卡老师”的名字脸色都变了,说什么也不说出自己是哪个班的,也不肯和罗去教务处。








    â€œè¿™æ ·å§ï¼Œæˆ‘用财宝付吧”








    è¿™æ˜¯ç½—第一次听到那个傻话,还想着是恶作剧的玩笑,没想到那孩子的神色却变得格外的认真,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好奇。








    â€œä»€ä¹ˆè´¢å®ï¼Ÿâ€








    â€œçŽ°åœ¨è¿˜æ²¡æœ‰ï¼Œä½†æœªæ¥ä¼šæœ‰çš„财宝”








    æžœç„¶å¥½å¥‡å¿ƒå®³æ­»çŒ«ã€‚








    ç½—记得当时自己气的差点没用武力拖着他去校长办公室就已经很不错了了,不过事后还是解释了,本来路飞是身上受了伤才来医务室的,可那时候罗正好下楼不在,路飞闲的无聊就在屋子里乱溜达,看到放在放在最上面一层的糖罐子就想拿下来吃,结果这一幕就正好被罗抓了个正着。








    â€œæˆ‘是蒙奇.D.路飞,请多指教!”








    åœ¨æœ€åŽç»è¿‡å¤§é‡çš„协商和死皮赖脸的谈判后,罗还是让是采取了对方写欠条的合情合理的方式,他本来还想着能够清净一下,但这小子的出现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他皱着眉头跟这个罪魁祸首道别,之后就再也没能摆脱他。








    è‡ªé‚£ä»¥åŽè·¯é£žæ¥è¿™é‡Œçš„频率越来越高,几乎可以说是每天都来这里,然而每一次,身上都带着不一样的伤,罗记得第一次给他巴扎的时候,他的小臂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雪白的肉都翻了出来,鲜血顺着胳膊一路向下流,染红了整整一个袖子,血腥味几乎要把这个屋子灌满,第二次伤在小腿上,磕破了皮,第三次是在脚上,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ä¼¼ä¹Žæ²¡å®Œäº†ã€‚








    â€œæ˜¯è¿™æ ·å—?”




    è·¯é£žæ¡ä½ç½—抚摸自己的手这样说着,他注视着罗,正像罗正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样,紧接着他没憋多久就笑脸,凑到罗的跟前,一手搂住罗的脖子。




    â€œç‰¹æ‹‰ç”·è¿˜çœŸæ˜¯æ¸©æŸ”呢。”




    è·¯é£žå‡‘到耳边轻声道,又不小心笑出了声,炽热的鼻息打在罗的耳畔,罗愣了愣随着笑着搂住了对方的腰。




    â€œæˆ‘只是个校医而已,你太抬举我了,草帽当家的”




    ä»–听见自己轻声说着,风把桌上的简历吹的一团糟。




    3.




    ç©¶ç«Ÿæ˜¯ä»€ä¹ˆæ—¶å€™å¼€å§‹æ„è¯†åˆ°çš„呢?其实罗也不知道。




    å¯èƒ½æ˜¯ä»Žè·¯é£žæ¯å¤©éƒ½è¦è·‘来医务室,拿了药又说用财宝垫付这种傻话的开始的吧,他几乎每天都来,除了治疗以外就是和自己说一堆无厘头的废话,可能在他本人看来都是有趣的事情,但在罗看来这相当于多了一种照顾小孩的职责一样。




    â€œç„¶åŽå•Šç„¶åŽï¼Œé‚£ä¸ªè™«å­å°±çªç„¶çš„跳起来了!超级快的!吓了我一跳哈哈哈哈,貌似是被摁到了壳就会要跳起来的那种虫子吧!还有还有,就是学校对面的那家店啊.........”




    è·¯é£žæ‰€è¯´çš„基本都是一些很无聊的日常,类似于哪家店的饭好吃,哪里的虫子比较好看很稀有,哪里的狗狗长的很像驯鹿这类很细微的又没多大意义的话,而正是这些话,他能一说就是一上午,而且还是不停歇。




    â€œå•Šå•Šï¼Œè¦æ˜¯æœ‰æœºä¼šèƒ½åŽ»ä¸€æ¬¡æµ·è¾¹å°±å¥½äº†â€”—特拉男不知道的吧?海很广哦,看不到尽头的那种,海里面还有很多生物哦,像鱼啊螃蟹啊,还有好多好多叫不上来名字的鱼呢!说不定还会有看起来很有趣的家伙在呢”




    â€œçœŸå¥½å‘¢â€




    ç½—听见那个孩子小声嘟囔道。




    ç½—对于这种现象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吧,一开始他还想着,路飞毕竟是个在校的学生,天天泡在这里,迟早班主任会找上门的,然而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来找过他,而他每次受伤也只是一个人来医务室,然后坐这里跟罗“聊天”,医务室的来客很少,只有少些同学会来买一些药,或者找罗看病,其余时间罗都在着手于自己的工作,以及排斥旁边的噪音。




    â€œä¸ºä»€ä¹ˆæ€»æ˜¯æ¥è¿™é‡Œï¼Ÿâ€




    ç½—还是没忍住问了一次。




    ç„¶åŽä»–看见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路飞顿时间停顿了一下,这是很难得的反应,罗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â€œä¸ºä»€ä¹ˆâ€”—”




    â€œå¤§æ¦‚是因为看特拉男很寂寞吧。”




    è·¯é£žé—­ä¸Šçœ¼ä»”细的思索了一会,突然扭过头面向罗,表情严肃的回答道。




    â€œå¯‚寞?为什么我会寂寞。”




    å¯¹äºŽè·¯é£žæ„æ–™ä¹‹å¤–的回答,罗忍不住挑了下眉头。




    â€œå› ä¸ºä½ çœ‹è¿™ä¸ªå±‹å­å¥½å¤§å¥½å¤§â€”—”




    è·¯é£žæ‰˜ç€é•¿éŸ³ä¸€è¾¹åŒè‡‚展开的冲罗比划着,慢慢的向后仰去,像是要把整个屋子都包起来一样,最后整个人倒在病床硬邦邦的床褥上。




    â€œå´åªæœ‰ç‰¹æ‹‰ç”·ä¸€ä¸ªäººåœ¨è¿™é‡Œå•Šã€‚”




    â€œä¼šæ„Ÿè§‰å¾ˆå¯‚寞的吧,只是这样的话。”




    è·¯é£žæœ€åŽä¸€å¥è¯´çš„很轻,但还是让罗成功的捕抓到了,路飞偏过头扭向自己,他整个人都躺在病床上,脏兮兮的白衬衫跟床褥混为一滩,脸上青青紫紫的伤痕像是被烙印印上去的一样被突出的不真实,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双目圆睁,脸色惨白的问。




    â€œç‰¹æ‹‰ç”·ä¸ä¼šæ„Ÿåˆ°å¯‚寞吗?”




    åƒæ˜¯ï¼Œè¦æººæ­»çš„鱼一样。




    4.




    ç½—很少抽烟,不,应该说是来这儿之前根本就没有碰过。




    ä¸çŸ¥ä¸è§‰ä¸­å·²ç»è¿‡äº†å¾ˆä¹…,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的天气也不适宜出门,他打开办公桌上最上面一层的抽屉,那里除了一些资料用的文件以外,还放着一盒已经打开了的烟盒,罗把烟盒拿出来抽了一根出来,又在自己身上翻了翻,他记得上次为了给酒精杯点火,他事先有准备好,果然他在自己的上衣兜里发现了一盒火柴,点燃了烟以后又随意的扔到桌子上。




    ä»–站起身走到门窗前,打开了窗户,对面依旧是那个操场,罗突然想起这个点已经是放学了,学生们大多都散了,他平时注视的对面的那所吵闹的教学楼也开始变得空荡安静起来,黄昏的光照射在操场上,金灿灿的,发着光。




    ä»–吸了一口烟,解了胸口的沉闷,他注意到操场上还有人,在最北边头的地方传来的声音,罗下意识的往那看去,那儿有一个沙坑,平时是供学生体育课上做跳远练习用的,现在那里却有一帮人,从罗的角度刚刚好能看见坑里面的情况,那帮人围成一个半圈,圈里面躺着一个人,不,或者是爬着更恰当一点。




    è¿œè¿œçš„看上去是一个黑头发的少年,身上穿着的是一样的校服,白的要刺痛罗的眼一样,他趴在地上,不断的想爬起来,然后被对面几个人重新狠狠的踩在脚下,如此,反复。




    ä»–静静的又吸了一口烟,对这场过过家投来了一定的兴趣。




    ä»–想起高中时期的一个死对头,有着一头不知道在哪家杀马特理发店染的红毛,涂着骚包的黑色指甲油和红嫩的大嘴唇,天天就知道叫嚣着要用摇滚毁灭世界,他总是想,如果真的想变成摇滚王的话还是先把脑子改成全金属的比较靠谱。




    é‚£ä¸ªæŸ“了一头红毛的家伙,罗表面称他的名字,背后叫他脑子里脑子里进花粉的爆炸郁金香。




    ä»–透过这层窗户,看见那个孩子在地上打滚,被打的无力还手,试图起来还手也被狠狠的踹了下去,鲜血和泥土几乎是混在了一起,在这里看上去像是一滩令人作呕的红泥一样。




    äºŽæ˜¯è¿™é¢—疯狂的郁金香就是个烟枪,直白化就是屁事都不懂的混混流氓,成天就知道学别人打架喝酒抽烟泡妞,活起来跟脚底下的细菌一样让人恨不得多踩两脚,然后罗真的这么做了,罗一上脚就踹翻了他们的摩托,发电机像是雷管一样炸的滋滋作响。




    ä¹‹åŽä¸¤äººå°±åŒæµåˆæ±¡äº†ï¼Œæ„Ÿæƒ…这种东西很难说,罗一直坚信,与其腻腻歪歪在一起日久生情,打一架或许能更好的促进感情,他们一起在学校里胡作非为,在酒吧里通宵畅饮,在街边的路摊骂脏话,熟练的像是电影里的影片过场一样。




    åªæ˜¯æœ‰ä¸€æ¬¡ä»–们在学校里聚着喝酒,路过的一个小矮个多看了他们一眼就要跑,那个爆炸的郁金香告诉他,这小子是他们班最让他反感的,大家都冲着他去,这家伙也不会还手。




    ä»–记得他当时喝了酒,脑子像是被烧坏了神经一样的疼,牙齿里满是铁锈味,带着一股恶心的甜感,让罗觉得自己像是在吃医用葡萄糖一样,听这话的时候也像是朦朦胧胧的,突然就站起来去追那个小子打。




    å¬åˆ«äººè¯´ï¼Œå½“时情况乱的不行,罗自己根本没有手下留情,那个小子打的嗷嗷直叫也没听,沾了满手的血还恶狠狠的盯着对方的脸打,疯狂的像一个疯子一样。




    ä»–记得当时他还说了什么——




    ç½—依旧观看着这场出彩的演出,太阳渐渐的也就下了山,黄昏的光仿佛也渐渐黯淡下去,只留下一些影子还残留在表面上徘徊不定,那帮人似乎是打累了,气喘吁吁的说了些什么就气冲冲的走了,他看见刚刚那个被围起来在地上打滚的少年总算有机会露了个脸,他身上脏兮兮的不像个样子,就连鞋子貌似也被打掉了,头发乱糟糟的跟个鸟窝一样。




    ä»–看见那个孩子狼狈的站起来,又一瘸一拐的去找自己的鞋套在脚上,他看见那个孩子貌似擦了擦脸,不知道是哭了还是在擦伤口,可能就在这个瞬间那个孩子突然抬起头发现了自己。




    ç„¶åŽï¼Œä»–看见那个孩子呆呆的看着自己,嘴角似乎咧开一个笑容。




    å•Šï¼Œè¢«å‘现了呢。




    ç½—这么想着,对少年的示好没有反应,他只是简单的离开了那个位置,把烟头扔进医用垃圾桶里,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下行装,干脆利索的离开了医务室。




    åœ¨ä»–从学校后门出去的那一刻,他突然对那时候有了些回忆,他确实是说了些什么,像是寻找了好多年的东西终于露了个口一样。




    â€œæ— å¤´å¹¼è™«â€




    ä»–嘟囔着。




    è®°å¾—当年刚说完这话,他就笑了。




    5.




    æœ‰äººè¯´ç½—欺负弱小,他不可置否,但是对方如果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的话说什么都是徒劳,基德的团队在学校里的名声可以说是臭名远扬了,所以欺负弱小这种事他们没少干,罗也经常陪着他们干。




    ä»–们看着一个瘦成猴一样的小子只是不愿意把钱交出来就被打的满地找牙,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原因,只要是他们想了,下手轻重完全是看心情,他们毫不畏惧,他们这样的团体在老师那里是行不通的,老师不敢管也懒得管,反正他们迟早也要成为社会倾倒的垃圾,何不自己给自己找个痛快呢?告诉家人也没用,家长能做的最多是告诉学校或者警察,告诉警察干什么,他们又没证据是自己的团队打的,再说了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他们这样的根本不算是犯罪,顶多关几天就出来了,反而如果对方告诉了别人给自己惹了麻烦,下一次见面可就不好说了。




    è‡³å°‘跪着求情是不太管用的呢。




    ç½—见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麻木了,这种事情对于自己目前处于的小团队而言,几乎可是说是促进感情的一种方式了,他们打同一个人,把所有的脏水都往一个人的身上泼,会感到对方的想法跟自己在这方面也是一样的,让它们的团队更加坚固,毕竟一个人不敢干的事情,一群人干的话怎么说也是有勇气了。




    æ‰€ä»¥ç½—并不同情那些曾经被他踩在脚底下同情的人,他想,这种人恨也不应该是恨他们,而是恨自己才是。




    æ¨è‡ªå·±å¤ªè¿‡å¼±å°è€Œæ— æ³•åœ¨è¿™ä¸ªç¤¾ä¼šä¸Šæ´»çš„心安理得。




    â€œå“ˆâ€”—”




    ç½—难得起了个大早,还是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记得今天学校要开会,但说开会其实也就是瞎讲一些大道理,罗的职责就是当个旁听为他们伟大的校长鼓掌就可以了,一路上阴阴沉沉的走,天还没破晓,朦朦胧胧的都是一片。




    ç½—猜想今天一定依旧不走运,莫名其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æ‰€ä»¥ç­‰ç½—在楼梯口见到路飞的时候,他也算是有了心理准备了,那孩子就坐在医务室的门口,身后倚着门,两个腿曲起的坐在那里,罗走上前想叫醒他,但看到路飞身上的伤势的时候还是皱了一下眉头。




    è·¯é£žæ­ªç€å¤´ç¡ï¼Œè„¸ä¸Šæœ‰ä¸€é“道的血干涸的痕迹,,蜷缩的腿像是被固定了一样,梦中的他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一样,挣扎的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的转过头,看见罗以后才松口气,眯起眼笑了。




    â€œæ˜¯ç‰¹æ‹‰ç”·å•Šâ€




    ä»–拍拍路飞,随着让他跟进了医务室。




    6.




    æœ‰æ—¶å€™ç”Ÿæ´»çœŸåƒä¸€åœºæˆï¼Œå®‰æŽ’好了开头,过场,结尾,却总是始料不及。




    ç½—哈了一口气,腹部下侧的一道划痕,伤口并不深但能看出来是钝器伤的,里面感染了还在化脓,于是罗费了点时间才用棉球给伤口消了毒,又用药布包好绑上绷带,算是包扎完毕,刚来的时候路飞的鼻子被打了,流着鼻血就一路到了医务室。




    ä»–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路飞,这时已经脱了上衣,包扎好了伤口,盯着柜子上的糖发呆。




    â€œä¸ºä»€ä¹ˆä¸è¿˜æ‰‹ï¼Ÿâ€




    ç½—皱着眉头问路飞,血腥味还在屋子徘徊着。




    â€œä½ çš„话,应该能把他们.........”




    â€œç‰¹æ‹‰ç”·â€




    è·¯é£žçªç„¶å«ä½ç½—的名字,罗看见他慢慢扭过头,脸上是暴行以后残留下的伤痕和鲜血干涸以后留下的血块,看上去很奇怪恨滑稽。




    â€œç‰¹æ‹‰ç”·ä¸ºä»€ä¹ˆä¼šæ¥è¿™é‡Œå‘¢ï¼Ÿâ€




    ä»–没办法回答他。




   â€œæžœç„¶ï¼Œç‰¹æ‹‰ç”·çš„目标也不是这里不是吗。”




    ä»–看见路飞呆呆的看着他,眼神里空荡荡的,像是,要溺死的鱼一样。




   â€œä½ ä»¬çš„游戏我无权干涉,但我只能告诉你,草帽当家的”


     


     ä»–和路飞的距离很近,他伸手用食指点到了路飞的左胸膛上,也就是心脏的位置,说道。


   


    â€œå†è¿™æ ·ä¸‹åŽ»ä½ ä¼šæ­»æŽ‰çš„,草帽当家的”




         


    ä»–说的很直白,但也很现实,没有谁会在和同班同学玩的时候,动刀子砍人的,这次只是划破了,下次,也许就不这么简单。


      


     â€œæˆ‘只是个校医”


  


      ç½—很无奈,他没有时间陪路飞玩闹,也不会管为什么路飞会摊上这些事情,他只能告诉路飞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是不会帮路飞收拾残局的,如果必要的话,他会选择让他离开。


      




    â€œä¸ï¼Œæˆ‘不会”


       


      è·¯é£žåƒçªç„¶å›žè¿‡ç¥žäº†ä¸€æ ·ï¼Œè‚¯å®šçš„说道,抬头正撞上罗的视线,然后他勾起了嘴角。




    â€œå› ä¸ºæœ‰ç‰¹æ‹‰ç”·åœ¨å•Šâ€




    è·¯é£žæ¡ä½ç½—指向自己心脏的手,移到自己的嘴边,他闭上眼用唇轻轻的吻着罗手指上的纹路,下唇和上唇勾勒出亲吻的痕迹一路顺到手心,他握住罗抚摸的手腕,把耳朵贴到手腕的动脉上倾听着。




   â€œåƒè¿™æ ·è·Ÿç‰¹æ‹‰ç”·å‘†åœ¨ä¸€èµ·â€




   â€œä¼šæœ‰ä¸€ç§è‡ªå·±è¿˜æ´»ç€çš„感觉呢”




    è¯´å®Œï¼Œä»–亲吻了那个地方。



这个人!!!!!!!!! 【@贵而无奥 】
他妈是老子最重要的人!!!!
是全宇宙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他妈可爱的小孩子!!!!!!!!【严实塞怀里护住!!
谁欺负他就是想找老子打架!!!!虽然我很弱但是我!!!!我会!!!……我会努力揍你的!!!!!给我小心一点!!!【凶巴巴厉害架势!!!